18904076833_dbba0ff08e_k  

MD__阿古

 

這個禮拜,我的行事曆幾乎是空白的,並非刻意,但我覺得這樣留著沉澱的時間也是很好的。

事實上,我也該休息一下了,因為我的攝影真的遇到了「瓶頸」。不過瓶頸的事先歇會──

 

這禮拜我盡其所能地鬼混,跟我家的鳥、以及我愛的人。我把塵封已久的吉他換全新的的弦,練到終於又長出薄薄的繭;去漫畫店看一下當紅漫畫有什麼新進展(很多都不知道演到哪裡去了);也看了三部還四部電影(喔對了,忍不住要吐槽一下,格雷根本是給國中生看的幻想A片嘛);狂嗑麥當勞、打了好幾場手殘超沒救的英雄聯盟;另外也拿出放很久的繪圖板,想要重新開始畫CG。

回到攝影吧。「數位攝影」是方便的創作媒材,但是我總覺得,步調「快」得讓自己有點不安了起來。

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樣抽象的不安感。只是我不禁想起以前高中時,雖然有各式各樣好玩的社團,但我很擔心自己會被社團操太累,以至於不能好好的瞎混(?),我最後挑了一個感覺隨隨便便就可以混過去的社團。這種「擔心」就是怕過度投入某一件事,而影響自己生活品質。滿奇妙的?是吧?照理來說高中生就應該不顧一切的投入學園生活,綻放自己的青春──我卻不是,任性的維持著得過且過的生活方式,神經質並且小心翼翼地守護著。

我便一直維持著在某個範圍內的舒適圈生活── 一直到我休學、遇見了攝影。

我從未如此積極的投入一件事,我深受相機的魔力吸引,因為攝影帶來的好人、好事,儘管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回憶,甚至也跟男朋友起過爭執,但我仍覺得我非常好運,好的、有點不太好的都是經驗,我全都會好好珍惜。

如此這般,我相信我愛著攝影,我曾經有點誇張地跟朋友說「攝影就是我的愛人,是我的陽光空氣水。」但精神層面上的確是事實,把我行程表有關「攝影」的部分全數抽離,我的生活便毫無重心可言。

這樣的我,卻遲疑了。

以前對攝影與攝影圈幾乎不瞭解,從當素人MD開始旁敲側擊,同時一邊花錢去外拍團拍別的MD。好幾場下來對我這個窮鬼也是不小的負擔,後來漸漸覺得外拍團到達學習的極限,所以跟了另一個前輩拍攝主題作品,也開始一對一拍人:在主題/跟無主題之間,思考自己的攝影應該要是甚麼樣子、具備怎樣的思想,甚至是我要跟MD傳達些甚麼?低潮的來由,是我發現我會「完全依照」別人想要的東西而按快門,我知道要怎麼去拍照,但我卻覺得自己是個只會按快門的空殼。

成品當然還是有到該有的水準,卻使我感到迷失。我體認到我似乎更接近商業攝影,但卻逐漸遠離「我的」攝影。我沒辦法因為好像還OK的照片單純的感到快樂。

我很明白的。如果要成為職業攝影師,我剛開始必定會經歷美感的疲乏,大量與重複的工作,面對自己根本可能也不喜歡的照片,當會按快門的魁儡。

很突如其來地說說我的興趣。我想要成為、吉他街頭藝人、微電影導演、配音員、演員、造型化妝師、日文口譯、服裝設計師、室內設計師、插畫家、小說家、DJ ......(以下略)  但是很顯然也很殘酷,我如果每個興趣都想像蜻蜓點水般的摸一下,我只能成為半吊子,如果要稍微有點專精,我也垂垂老矣了。

這個休息的禮拜,一些旁門左道的東西的確讓我得到龐大的能量。

但是只有攝影,我不想要當個半吊子。我會說「我在玩吉他、玩音樂」、「我在寫一些亂七八糟的小說」,但我不想說「我在玩攝影」、「我在拍一些亂七八糟的照片」,我想要大聲說出「我是攝影師」而且是「我想成為」的那種。

邁向專業,會是很辛苦的。但我也想清楚了,我拍的照片,70%甚至80%給工作、給柴米油鹽,20%我會留下我自己的東西,然後我會用這20%闖出一片天。

 

那80%可能是個「繭」,最後我必然會破繭而出,成為蝴蝶。

.

.

.

.

.

.

.

.

.

講得那麼帥,我現在還是個沒工作而且快無家可歸的狀態XD......而且還不知道找的找不到攝影工作呢。不過我會加油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比利利凍 的頭像
比利利凍

HAG_巫婆雞湯 / by__Bi Li Li Don※比利利棟

比利利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