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這個問題,是攝影部主管問我的。已經有點忘了是因為怎樣的對話才產生的問題,但我始終很在意──所以我想來這裡說一下我個人的答案。


不過,在我的答案出現之前,正在看著此篇文章的你,如果也正拿著相機拍照的話,不防也來想想,兩類人真的、真的只能選擇其一的話,你想當哪種?

 

 

我,毫不猶豫選擇了寧可不太會賺錢,卻樂於追求自身攝影之美的窮光蛋。

 

「說真的,在現在的攝影圈,絕大部分的人,都適用這種二分法。有些攝影真的很強的人,你會發現他其實不太會說話(行銷)。」

 

也許吧。我不是十分擅長拍照,但我的確完全不懂行銷。我們公司的情況是這樣的;有客服人員去cover行銷這塊,也有外包公司去消化美編和修圖。雖說攝影部還是要去做點美工跟修色,但已經算十分理想的拍照環境。身為攝影師,就是好好的把拍攝工作完成。


但,我想拿相機拍人像的都很明白;拍照並不只是按按快門而已,攝影師其實就是一個領導者必須隨時張握現場狀況,還要懂得幽默來緩和現場氣氛,臨機應變能力更是少不了。畢竟掌握全局同時決定了你畫面的成品。就商業攝影而言,有時與其說是「攝影的藝術」,不如說是「與人相處的藝術」,有時候,其實攝影就是一種變相的服務業。


好了,你接下來可能會想說,現在那個行業不是服務業?是的,在這有禮貌並且充滿玻璃心的現代(順帶一提,我也是玻璃心成員之一),想要生存就必須亦步亦趨的保持事事完美。


不過因為我是個感性的人,所以接下來要說的東西就非關商業了──正確來說,在凡事完美的商業世代,我們來說點不是那麼完美的「感受」部分吧。


其實,我一開始直接口頭回答攝影部主管這個標題問題時,就像面對金斧頭和銀斧頭,而我貪心的回答:「其實,我兩個都想要。」


每個人都知道這故事的結局,貪心的下場最終什麼也得不到,但我們倒不至於如此悲觀,長大後逐漸明白,這並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而且很多東西,其實是比較而來的。一個無惡不作的壞人,不見得永遠是壞人;身為東方女性我們討厭自己的黑皮膚,西方卻哈的要死。


所以——現在不會的東西,不見得永遠學不會。


再者,雖然我現在致力學會商業攝影模式,那是因為我想打穩基礎,找到新的突破口,不見得我以後都要這樣拍照,一定依別人的口味決定照片風格。

其實,有時候我們會對一個東西會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啊,這個『好商業』。」表示這個東西對於專業領域的人來說已經進入了某種程度的美感疲乏,卻不會被大多數的人討厭。
於是,出現了sop、制式價格、商業模式,轉變為一個極其容易有跡可循的軌道。

而我想說的是,身為攝影師,我們可以選擇不為自己的照片貼標籤,不去用世俗的價值觀與通俗的美感衡量自己的照片,這樣的照片,便是「無價」。

回到問題,如果真要選擇其一,而且不能貪心的「以上皆是」的話,那麼我的答案很明顯......
別誤會,並不是要大家捨棄專業都不吃飯了,而是要提醒自己適度抽離「無形的框架」。
標題這問題,主管沒告訴我解答與想法,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他只是丟了一個問題給我,然後我在思考之後,在這裡寫下我的想法。

 

我認為,當我們不用價格限制自己,作品方能自由。
那麼你呢?

 

 


 

關於「攝影初心者日記」──

又名「新手攝影助理日記」。

初心者,由日文翻譯而來,意指「初學者」。

中文字有趣的就在於,可延伸性非常強。於是這詞在我手中,我賦予了它「初學、或永不忘內心初衷之人」。日記便以此命名,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比利利凍 的頭像
比利利凍

HAG_巫婆雞湯 / by__Bi Li Li Don※比利利棟

比利利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